May 2013

開放,我的文化小革命

這是去年八月申請教育部計畫所寫的論述,沒通過。哈。

 

構成探索之旅的真正要素並不在於發現新景物,而是以新眼光來看景物。
-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

根據《Cheers》雜誌於 2012 年 8 月所進行的「台灣上班族工作風格大調查」,有高達 54.5% 的人一天工作 10 小時以上,台灣上班族普遍工時過高早已是不爭的事實,若然可以在工作中得到樂趣、自信,那麼還能夠樂在工作,可是實際情況呢?同一份調查亦指出,工作者所嚮往的工作風格,前五名分別是「自由彈性」、「自我實現」、「團隊合作」、「展現本色」、「獨立自主」,然而,受訪者卻指出最能描述當前工作風格的卻是「聽命行事」、「多工並行」、「團隊合作」、「刻板僵化」、「獨立自主」等,顯示出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差距與矛盾(Cheers雜誌,2012 年 9 月)。

城市意象

今天跟一位學長聊到這個,把部分內容記述下來。

我認為雲林的城市意象策略,是很正確的方向,以「農業」為主。在繼續說明之前,我想先以高雄為例,我一直認為高雄最具代表性的意象是「愛河」及「海洋都市」,可惜的是,愛河與海洋其實並沒有與高雄人的生活接合。也就是說,當我們提到威尼斯、杭州等城市時,你會想到的是什麼?而在你腦中浮現的畫面,就是你對那個城市的意象,這些城市會與「水都」之名連結,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是因為「河流」與他們的生活習習相關,已型塑成一種文化。

高雄,卻不然。高雄人的生活與愛河、高雄港的關聯性很低,因而「愛河」無法成為高雄的城市意象。僅管如此,我個人還是認為要行銷高雄,還是得從「愛河」(及「高雄港」)下手,只是在執行層次上,並不是以「觀光」的手法來強硬地連結高雄與愛河,而是先改善愛河與高雄人之間的關係,例如以愛河堤岸為主要場地,辦理戶外的活動(類似 PICNIC://);或是再更開放愛河空間場域的使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