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12

呈上一道特別的喜宴菜餚

月初參加了場同事的婚宴,席間品嘗了道風味特殊的佳餚,值得一提。兩位新人都是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的校友,對於環境、社會的關注一直彰顯在外在的行為表現,實在是很有趣的兩個人。

對於婚禮,他們確實也不馬虎,十二道喜宴菜餚中,有道名為「什錦喜福拼盤」。等到上菜那刻才知,原來這不是道簡單的菜餚啊,裡面包含十道料理,道道都是介紹台灣各地個人或團體用心製作的小禮品。

有手工果醬、杏仁酥、雨林保護咖啡、蜂蜜、綠茶等推廣台灣農產的食品;也有環保筷、紙製撲滿、藍染御守、炮竹御守等極富環境保護意涵的實用小物。說起來,還真是佩服這兩位新人,不但落實喜宴菜餚不用魚翅外,還呈上這麼一道別開新意的菜餚,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更重要的是,參與的賓客應該都很認真的學到了一些東西了,謝謝。

拗口的英文名字

在台北定居那幾年,無論在職場還是社交場合,多數人似乎都習慣以英文名字相互稱呼;不過,我通常不會報上英文名字,說是習慣也可,說是刻意也行。這其實也不值一提,只是今天突然想起自己英文暱稱的演進,便想著要書寫一番。

最早的英文名字,是在小學參加英語補習時,那時的老師幫我取名為 Frances(有這麼少字母嗎?小時候怎麼覺得這名字落落長!)。為什麼是這個名字?我也不知道!反正,上英文課就習慣叫英文名字,我也需要有個英文名字,然後就剛好被指派這個,至於老師為何覺得我適合這個名字,我也不知道!

基於對英文的「不」喜愛,補了一段時間後就沒再繼續了。再次進補習班已經是國中的事情了,那時報出自己的英文名字,孰知當時的老師覺得太拗口,遂幫我改成 Frank,說是比較簡單、好記。這次的英文名字總算有原因了,有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