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11

不是餅的囍餅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李紳 《憫農詩》 

我不喜歡西式囍餅。舉凡像是「大黑松小倆口」、「郭元益」、「禮坊」、「伊莎貝爾」……等,所有知名的西式囍餅,我都不喜歡。

之所以不喜歡西式囍餅,並不是真的不喜歡盒內的餅乾,而是發現市面上知名的西式囍餅,隨著時間推移,只是變更了外包裝盒,內容物其實沒有太多的變化或創新,每樣餅乾外觀看來也許可口,但口味其實如出一轍,吃沒幾片就膩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總是沒吃完囍餅,最後只能丟棄,相當浪費,也不環保。

維基百科上這麼解釋:

囍,一個漢字,又名「紅雙喜」,通常用來表示結婚之喜,取其喜事成雙之意。

今年底就要結婚了。結婚這件事對我來說,不只是邁入人生另一個階段的轉換過程,更是一個推廣文化的實驗場域。在整個結婚過程中,包含婚紗照、囍餅、囍宴等,我都一直試圖加入一些不同的文化元素,藉由一場囍事,讓大家同時認識我的文化。

上面所談的每件事都有一篇故事,不過,我想就等成品問世後再談。先談談圖中的這個「囍」字章。

八月初到台東去找尋囍米後,正在苦思外包裝應如何點綴,後來想到何不請爸爸刻個印章給我,一方面這代表父親給我們倆的祝福;另一方面,我一直認為印章最能表現中華文字之美,不論是文字結構、佈局等,不僅是表現出刻章者的文化、美感,更是考驗刻章者如何在方圓之間,繪製出那幅文字之畫。更重要的是,這個囍字章不只能宣傳正體中文,更能讓大家透過這個印章瞭解我家的文化,相當有意義啊。

臉書人生

我經常自嘲自己是位八面圓通的人,換種說法,就是大家熟知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在不同的場合,我會使用不同的角色。有時這種角色轉換的行為很正當,例如在學校時我是位春風化雨的老師;在外面我則通常表示我是一位普通的網站企劃人員。然而有時我的角色轉換行為不太正當,例如聯誼場合我就會聲稱我沒有女朋友 :p

《講演之道 一個專業演講家的告白》

如果你是自由市場的支持者,你必須接受一點,就是如果你覺得自己的薪水不夠高,那只有你能做點什麼--任何市場裡最自由的部分就是你。你可以自由地辭職,像梭羅一樣住在樹林裡,或者開創你自己的事業,那你就可以決定自己的薪水有多少。

為何無法對工作產生熱情?

昨天參加一場座談會後,到附近的摩斯漢堡用餐,正巧遇上參加同場座談會且坐隔壁的新朋友,就這麼湊巧地共同來次午餐「約會」。餐敘中,我們天南地北聊了許多有趣的話題,並分享很多有趣的想法,我也再次闡述我到台北之後的所聞所識。每個議題都可以發表成一個短文,所以爾後有空再寫。

其中一個比較有趣的話題,是我們在討論為什麼總有人只把工作視為「工作」,而無法在工作當中加入自己的想法,投注自己的理想。在討論過程,我的腦中突然浮現早期的社會型態,彷有所得,因此這麼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