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11

要血統,還是認同?

上月初,國民黨廖萬隆中常委在中常會提出一段見解,「原住民血統已經不純,應該想辦法保持原住民血統精純」,引來軒然大波。當然,後續也引發許多人討論和評議,例如馬躍‧比吼就在P部落發表一篇「國民黨中常委的真心話」,說明了事件的前因後果,也探就了提出血統說的心理狀態。

血統,是早期族群為了鞏固勢力,與他族區隔的一種「政治」工具,不只血統,「姓氏」我也認為是一種政治工具,只是為了表現唯我獨尊的手法罷了。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之下,或許有必要建立出「血統」的論述,以維護族群利益(或只是滿足個人的佔有慾也說不定);在歷經數十億年之後,血統還有意義嗎?我持疑,但我相信對某些人而言一定有意義,就像生兒傳承血脈這事一般,一樣有人非常重視。

當平面設計思維遇上網站設計

這是工作上遇到的案例。

換新工作快滿一年了,算算,也參與了六個網站的製作,當然還不是個稱職的網站製作人,只是在履歷表上多了些說嘴的內容羆了。目前在執行的案子,算是滿有趣的,也跟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有些關連,至少幾個條件都有符合,「社區營造」、「花東」、「人文生態旅遊」、「改變」等關鍵字都在這個案子中出現,所以就自告奮勇地接下企劃的工作。

案子本身算是相當有趣,不過仍在建置階段,基於「偵查不公開原則」(?),容後再談,今日想談談「設計」文化這回事。每種產業都有自己的文化,網路業當然也有,網站設計亦不免俗。通常,我們所承接的網站建置案中,網站設計部分也會由我們負責處理,不過我們核心本業沒辦法應付這些工作,多是委請合作的專業設計廠商協助。大部分的情況下,這些設計人員也的確是很「專業」,相當瞭解網路使用者行為模式、習慣,所以提供的設計稿也都符合網站的使用情況,對使用者而言算是相當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