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禮金會怎樣?

在文定宴之前,我傳一封簡訊給同學、朋友們。內容如下:

親愛的同學/朋友們:

我有一個夢想,就是想讓更多人重視「文化」,認知到「文化」的存在;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怎麼做較好,但我一直試圖推廣文化,像是平常辦理旅遊活動,陪大家一起旅遊,也認識當地文化。

在我的婚禮當中,我心想既然辦個婚禮本來就要花這麼多資源(錢啦),何不好好利用呢?!所以我就把「推廣文化」當成是核心的主軸來設想其中的細節,例如挑選「米」來取代喜餅、請我爸刻了一個囍字章,以及其他當天會看到的小東西等,目的就是想讓你們各位能開心地參與婚宴、享受當下,甚至是透過這個整個呈現的結果來認識我和宜君的生活、幫助我們的朋友,因為有你們才有今天的我。也正是因為你們,所以我才有屬於我的文化。

我猜想,就算我請大家不要包禮金給我們,還是很多人在盤算,反正當天就是帶到現場,再找機會塞給我們就好。換成是我,我也會這樣子做。可是,我總是覺得婚宴的存在,只是讓各位朋友們能夠一同分享我的喜悅,對於大家除了遠道而來之外,還要外加一包禮金,實在是讓我覺得造成大家太多的負擔了;我甚至想說,遠道而來的朋友,就請你們以交通票據來取代禮金吧,那些心意我真的收到了。

終身大事

前幾個月,正巧在忙終身大事(2011/11/12 文定、2011/11/27 結婚),過程中似乎很忙,卻又不知道到底忙了些什麼事。時日至今已快屆月,大概有幾件事還可以記得住的,就分篇記錄在這個空間吧。

不是餅的囍餅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李紳 《憫農詩》 

我不喜歡西式囍餅。舉凡像是「大黑松小倆口」、「郭元益」、「禮坊」、「伊莎貝爾」……等,所有知名的西式囍餅,我都不喜歡。

之所以不喜歡西式囍餅,並不是真的不喜歡盒內的餅乾,而是發現市面上知名的西式囍餅,隨著時間推移,只是變更了外包裝盒,內容物其實沒有太多的變化或創新,每樣餅乾外觀看來也許可口,但口味其實如出一轍,吃沒幾片就膩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總是沒吃完囍餅,最後只能丟棄,相當浪費,也不環保。

維基百科上這麼解釋:

囍,一個漢字,又名「紅雙喜」,通常用來表示結婚之喜,取其喜事成雙之意。

今年底就要結婚了。結婚這件事對我來說,不只是邁入人生另一個階段的轉換過程,更是一個推廣文化的實驗場域。在整個結婚過程中,包含婚紗照、囍餅、囍宴等,我都一直試圖加入一些不同的文化元素,藉由一場囍事,讓大家同時認識我的文化。

上面所談的每件事都有一篇故事,不過,我想就等成品問世後再談。先談談圖中的這個「囍」字章。

八月初到台東去找尋囍米後,正在苦思外包裝應如何點綴,後來想到何不請爸爸刻個印章給我,一方面這代表父親給我們倆的祝福;另一方面,我一直認為印章最能表現中華文字之美,不論是文字結構、佈局等,不僅是表現出刻章者的文化、美感,更是考驗刻章者如何在方圓之間,繪製出那幅文字之畫。更重要的是,這個囍字章不只能宣傳正體中文,更能讓大家透過這個印章瞭解我家的文化,相當有意義啊。

臉書人生

我經常自嘲自己是位八面圓通的人,換種說法,就是大家熟知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在不同的場合,我會使用不同的角色。有時這種角色轉換的行為很正當,例如在學校時我是位春風化雨的老師;在外面我則通常表示我是一位普通的網站企劃人員。然而有時我的角色轉換行為不太正當,例如聯誼場合我就會聲稱我沒有女朋友 :p

為何無法對工作產生熱情?

昨天參加一場座談會後,到附近的摩斯漢堡用餐,正巧遇上參加同場座談會且坐隔壁的新朋友,就這麼湊巧地共同來次午餐「約會」。餐敘中,我們天南地北聊了許多有趣的話題,並分享很多有趣的想法,我也再次闡述我到台北之後的所聞所識。每個議題都可以發表成一個短文,所以爾後有空再寫。

其中一個比較有趣的話題,是我們在討論為什麼總有人只把工作視為「工作」,而無法在工作當中加入自己的想法,投注自己的理想。在討論過程,我的腦中突然浮現早期的社會型態,彷有所得,因此這麼回覆:

要血統,還是認同?

上月初,國民黨廖萬隆中常委在中常會提出一段見解,「原住民血統已經不純,應該想辦法保持原住民血統精純」,引來軒然大波。當然,後續也引發許多人討論和評議,例如馬躍‧比吼就在P部落發表一篇「國民黨中常委的真心話」,說明了事件的前因後果,也探就了提出血統說的心理狀態。

血統,是早期族群為了鞏固勢力,與他族區隔的一種「政治」工具,不只血統,「姓氏」我也認為是一種政治工具,只是為了表現唯我獨尊的手法罷了。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之下,或許有必要建立出「血統」的論述,以維護族群利益(或只是滿足個人的佔有慾也說不定);在歷經數十億年之後,血統還有意義嗎?我持疑,但我相信對某些人而言一定有意義,就像生兒傳承血脈這事一般,一樣有人非常重視。

當平面設計思維遇上網站設計

這是工作上遇到的案例。

換新工作快滿一年了,算算,也參與了六個網站的製作,當然還不是個稱職的網站製作人,只是在履歷表上多了些說嘴的內容羆了。目前在執行的案子,算是滿有趣的,也跟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有些關連,至少幾個條件都有符合,「社區營造」、「花東」、「人文生態旅遊」、「改變」等關鍵字都在這個案子中出現,所以就自告奮勇地接下企劃的工作。

案子本身算是相當有趣,不過仍在建置階段,基於「偵查不公開原則」(?),容後再談,今日想談談「設計」文化這回事。每種產業都有自己的文化,網路業當然也有,網站設計亦不免俗。通常,我們所承接的網站建置案中,網站設計部分也會由我們負責處理,不過我們核心本業沒辦法應付這些工作,多是委請合作的專業設計廠商協助。大部分的情況下,這些設計人員也的確是很「專業」,相當瞭解網路使用者行為模式、習慣,所以提供的設計稿也都符合網站的使用情況,對使用者而言算是相當友善。

認識台灣文化的方法

我一直很想買一套書,就是「遠足文化」出版的「台灣地理百科」叢書,內容五花八門,涵蓋自然、人文、產業等層面,介紹以上議題在台灣的發展過程與現況,我想,閱讀這些輕鬆的書籍,就是認識台灣文化的好方法。

自從接觸人文導覽活動後,我才發覺我們對於自己所居住地方的瞭解並不深,而理解不深入將造成我們與這個地方產生疏離感。但當你開始瞭解關於這塊土地的發展史,知道周遭的建築特色、人文景觀、歷史脈絡,就會產生與當地的連結;當人與土地產生連結後,就會關注文化。這是我的觀察與我的看法。

其實要與土地連結最好的方式,我認為應該是「旅行」,當然不是走馬看花或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旅遊方式。試試看比較緩慢的方式來趟旅遊,一開始會因為緩慢而感到心煩、焦慮,但在無法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現狀的抵抗之後,逐漸會開始接受現況,並試圖發呆、亂想,甚至是觀察。

探尋文化的第一步:觀察

這是因為一則新聞有感而發。

新聞內容大致上是這樣,高雄都會公園近日內因某棵樹正值開花期,花開得很茂盛,然而花所散發出來的氣味卻不怎麼好聞,有種豬屎、雞屎的味道,因而招來附近民眾的怨言。

這棵被簡稱為「豬屎樹」的掌葉蘋婆,就因為它所散發的氣味,引發鄰近民眾請求都會公園管理單位將它移栽他處。後續記者也訪問管理單位,管理單位發言人的回答大致上是這樣的,

這棵掌葉蘋婆已經種植多年了,而且會發出異味的時期只有四月份,也就是開花的季節,基本上是不可能移栽的。再說過了花季之後,就會開始結果實了,這時民眾可以觀看到相當漂亮的掌葉蘋婆果實,同時也可以更加認識這棵樹。

確實,我是因為這則新聞,才認識這棵樹。

Pages

Subscribe to Front page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