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面貌?

這個暑假因有選修臺大的「科技與社會研究」課程,被指派的讀物是「技術物有政治性嗎?」,目前還在努力消化艱深的字句,還沒讀完。不過,當看到這個題目時,直覺就想到「資訊:一段歷史、一個理論、一股洪流」這本書,當中就提過科技的發展並不一定是技術優良取得勝利,很多時候是許多錯綜複雜的各種「關係」交織,從而導致我們現在所看到、用到的技術。

然後,又想到前幾天一個生活上的事件,有感而發,在思考說科技的未來發展到底會是什麼面貌,像我這種目前在資訊業中間層級的角色,又該如何抓住時代發展的趨勢?種種想法,簡略書寫段文字抒於此。

(本文開始)

幾天前,我用 Line 跟小情人(我侄子)聊天。小情人很好動,打開視訊功能,邊拿著手機邊移動,或躺、或滾、或臥,一刻不得閒。科技的變革,對某些人來說很是震憾,對某些人來說卻是自然。

以講電話為例,我認識電話的時候,就是有個話筒、有條線連接到話機上,話機有 12 個機械按鍵,「從小我就認識,電話可以聽到聲音,僅管你並不知道講話的人身在何處」,對於這種神奇的科技,我並不會像那些初看到貝爾電話機面世的人那麼驚訝。反正,這種科技物很自然就是在處理通話這項工作。

[務農日誌] 食用玉米,就決定是你了

日前,提到去辦理休耕、轉作的補助申請,當時是想申請食用大豆,但後來幾經詢問後,已確認只有「綠肥大豆」有補助,食用大豆是沒有補助的。於是,本想要改栽種紅豆來試試。

在去區公所辦理補申請前,心血來潮地去電臺南區農業改良場,接電話的承辦人員(沒有轉接喔,接通後就一直是同一位小姐回覆)很有耐心地回答我各項問題,並說明雖然臺南區農業改良場以前有研究紅豆的栽種技術,但現在他們較沒有專注在這項作物上,建議我可以改找臺南區農業改良場朴子分場(05-3792060)、高雄區農業改良場(08-7389158)詢問,或是可以詢問臺南場的吳副研究員,她是目前場內專攻豆類作物的專家。

[務農日誌] 休耕、轉作,傻傻搞不清楚?

雖然一直對農業保持高度興趣,但我的農業的理解相當不足,於是在四月底到臺中區農業改良場上「農藝入門班」,希望透過這種入門級的課程,稍稍補足一些對於農業現場的瞭解。

在當時的課程中,講師有提到為因應日益缺水的問題及提高雜糧自給率,且稻米自給率超過 100%,因而鼓勵轉作旱作作物,這當中包含大豆。於是,上完課後,我一直覺得可以試著栽種食用黃豆,一來是進入農業現場,親自「體驗」農業的現況(我自認我得透過這種方法學習,速度才快);二來是非基改黃豆是政府主推的經濟作物,也算符合轉作的要求,一樣可請領轉作補助;其三則是因為黃豆相關副產品眾,市場需求較高,較不用擔心日後的銷售問題。

co-cooking space

去年年初,寫了份計畫書「大學小革命:找回真實的味道」,大概從這個時間點開始,越來越想碰「真實食物」的這個題目。我認為,要解決食安的問題,唯有從「生活型態」下手,也就是型塑文化,但要型塑文化,就不能說是在做「文化」,因此,就得透過「活動」的型式、透過「體驗」的方法,來改變大家的習慣,最終才能型塑文化。

去年,我在計畫書內寫的是利用「野餐」活動來達成前述目標,其後因為計畫書沒通過就沒繼續推動了;這一年間,野餐活動如雨後春筍,彷彿路跑活動的翻版,而透過野餐活動來改變大家的生活型態這回事的成效呢?我想,相當不顯著。這使得我又萌生放棄野餐這個手段的念頭,再者,糟糕如我的個性之一就是當很多人在做這件事,我反而就不想做,因為只想做跟別人不同的事情,更是讓我對於這個計畫說放手就放手。

五年,養成

2010 年,我認識了 ilya,跟他一起在中研院辦了場「Digital Natives Workshop」活動;那一年,我很不習慣他教我的「做事方法」。囉嗦,大概是認識他的人都會用以描述的形容詞,不過這不足於描述他帶人時所表現出來的氣度,「沒事找事做、把事情複雜化」我認為是更為具體的描述。

當年,我認為我是一位「研究助理」,負責協辦活動的各項庶務工作,所以應該是主管交派工作事項,然後我就逐一去完成吧,不過實際狀況卻是,我常常站在他桌邊,或辦公室的黑板前,聽他講述某件事應該怎麼處理、怎麼「想」的「教訓」。很多時候,我是不能理解他的話語,總是似懂非懂的說,「是,我知道了」,但我想眼神應該有不小心出賣我,因為受過心理學訓練的他,總是一再地說更多話,講更多例子,來試圖找出適合我的頻道(channel)。不過,不知道是他的程度不夠,還是我的程度不夠,總之,我們兩個當時沒在同一個頻道上,我所接受到的,大部分都是雜訊,沙沙沙沙地穿插在他所說出的語句當中。

合作之道

前天,在某個活動的場合,遇到 Drupal 社群的朋友,聊了些關於社群、合作的事。

我們一直強調要團隊合作,要開放精神,但其實我們的文化中並沒有埋入「合作」的基因,舉例來說,國外的軟體設計,一定會加入 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式介面),來做為跟其他軟體溝通的接口,像是 Drupal 這類的開放原始碼軟體專案,就有很好的 API 設計;然而我們卻鮮少在開發一個系統時就已經先設想了 API 的架構規劃。

我一直覺得,這些軟體可以具體、設計得出這麼好的 API,想通怎麼在不同的軟體系統間進行資料交換、流程交換,這深層的意義正表示,這些軟體的設計者很清楚何謂「合作」,因此他們定義好自己的「接口介面」,用自己的方式處理別人丟進來的資料,再提供對方所需要的資料。

在我的職場生涯中,有遇到需要 API 的案例就是做電商網站時,需要做金流介接,因此需要金流廠商提供 API,但在使用這些 API 的過程中,就會發現許多狀況,例如金流廠商回傳的錯誤訊息定義不清、擅自變更 API 規格致使傳送資料格式必須變更等,我認為,這正是說明著,我們沒有以「合作」為基礎的文化因子,因此我們設計出來的物件,也不具備跟其他物件合作的能力。

資訊生活:使用者中心設計

四月初,因哲學新媒體的引介,到台北教育廣播電台參與「生活 In Design - 爆潮流」的節目錄製,我設定的主題是「資訊生活:使用者中心設計」。

內容還是以我專注和擅長的領域出發,談資訊生活的設計,以及如何運用「使用者中心設計」的概念來讓設計更貼近使用者。

雖然時間不夠講得很清楚,但算是設計研究所就學這近三年來的心得和收穫,以此記錄。

Ref: http://www.philomedium.com/audio/79187

為人

為(ㄨㄟˊ)人:為人,成為有品格的人

為(ㄨㄟˋ)人:為人,我先為人人,人人當為我

翻譯英文會是 be human, for human?

Pages

Subscribe to Front page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