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IR 與格雷欣法則

據聞 Y 縣地方型 SBIR 執行成效卓越,吸引外縣前來觀摩、學習,承辦人員很是為傲。

今年,幸或不幸,剛好通過 Y 縣 SBIR 的補助案,迄今已執行三個月,適逢期中報告期間,正好有些心得。首先,必須先知道我們是家小型企業,經營至今仍未獲得良好的現金流,意即每月都在籌措薪資,雖然偶有困難仍險而安過。對我們而言,可以不增加額外的現金支出,最是安穩,雖是下策,卻無他選。

可是,這樣的恐怖平衡被 SBIR 打破了。在與縣府簽約開始執行 SBIR 前,縣府言如果我們能盡快繳交資料,縣府就能越來核撥第一期補助款項,我們就抱著這樣的希望,期待縣府盡快核撥款項,讓我們可以有資源進行產品研發工作。迄今,三個月過去,已到期中報告階段,在聽完縣府的期中報告說明會後,才得知第一期補助款項預定在十二月核撥,而第二期補助款預定在明年六月核撥,但我們執行計畫的期間卻是今年八月到明年一月,也就是說,對我們而言,執行這計畫根本是自找麻煩!

我們不但要去借錢來墊付這項計畫的執行,還要為縣府作嫁。需要借錢來支應研發費,當然是因為公司的體質不健全,這當然不是縣府的問題;但是,正因為我們是草創的小型公司,不但沒有雄厚的資金,也尚未跟銀行培養良好的默契,我們完全「沒能力以公司的名義借錢」,最後變成是得由「個人」私下去借錢來支應。

所以,既然要借錢來研發了,那我們索性就自主研發就好,還不需要跟政府打交道,也不需要再額外花費人力來產製一堆政府要求的表格、文件,可以把資源放在關鍵的環節上。而且政府補助款不但緩不濟急,更要在確認我們的最終產出符合計畫書規劃,才會核撥第二期款,而這期程居然長達五個月,也就是明年一月完成計畫後,還要經過一堆文書工作、審核工作才有機會取得第二期補助款,所以,到底我們是在執行政府委託計畫,還是我們是在自主研發?!

這篇文章當然有抱怨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SBIR 其目標是補助中小企業投入創新研發工作;但在 Y 縣的實際執行作法,不但不是在鼓勵中小企業進行創新研發,反而其實是在逼退真的缺資源、真的想創新的公司,因為這些公司就是沒錢才需要補助,才需要透過政府的援手協助公司快速達成某些目標,結果卻是要自己投入更多資源才能幽幽然的執行創新研發,這應該不太合理。

再重申一次,我認為目前的執行作法只會導致有能力自主研發的公司索性就靠自己了,而不會再去申請政府的補助。久之,會申請政府補助款的只有那些有錢有閒的公司,例如 Y 縣的 T 公司,幾乎每年都有申請 SBIR 補助,至於實際的創研成果,就不好說了。再更延伸,一旦變成只有這類公司會去申請補助,而政府在既有「成果導向」的思維下,變成得去求助這些公司一定要有產出,如此才能跟中央、納稅人交差,結果很可能連原本「主導」的角色都變成「被主導」。

沒錯,正是格雷欣法則描述的情境啊。

Add new comment